《取暖》转载请注明来源:冒菜中文网mcmaocai.top

许嘉茗正在喝可乐,就有个男人主动来跟她聊天,问她第一次来吗,要不要他带她一起去玩。

她听完之后,说抱歉,我英文很差,听不懂你的意思。

对方仍没放弃,手舞足蹈地跟她比划着,指着前面的舞池,做出邀请的动作。许嘉茗顺着他手指的地方向前看去,刚好看到陈婧走了过来。她向陌生人摇头说不用了,我朋友过来了。

陌生人也挺有风度,夸她漂亮,有缘下次见。许嘉茗笑了下,礼貌地回了谢谢。

陈婧没想到正开着视频呢,就有人过去与许嘉茗搭讪,但在这也很正常。就是看着她哥的表情,有点微妙。男人这玩意吧,明明前女友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但就是会莫名其妙地产生占有欲。

许嘉茗不会一个人去夜店,看这情形,是被陈婧带过去的。她虽然拒绝了陌生人的搭讪,却是在笑着跟人说话。

上一次见她,是离开时,她难过地哭到他心软;这一次,她像是恢复了一些,能放松地坐在那儿喝饮料了。他却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朝他笑。

陈婧坐回卡座上,喝了口酒润嗓子,见他不说话,“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前几天,陈婧打电话时发完脾气直接挂了,陈岩当时有事,也没空去管她。让她冷静下也好,家里的事她也用不着操心。刚刚忙完的间隙想起了她,她自己找到的工作,他这段时间忙,也没关心她一下,他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陈岩以为她还闹情绪呢,结果人都在夜店了,心情一点也不受影响,“你在干什么?”

陈婧本来挺开心的,可接了视频,看到他沉下的脸色,再一副质问的态度,真是扫兴,“什么叫我在干什么?不是你打电话过来的吗?”

刚刚陈婧拿着手机坐下时,许嘉茗发现她在跟人打视频,自己就在一旁坐着,没有打扰她。然而她才坐下,就生气了在对人怒吼。不过按照这儿的噪音响度,要让对方听得见,她没法不大声。坐着的许嘉茗有些尴尬,她不想旁听别人吵架。借由着倒可乐的动作,她悄悄地向旁边挪动了一下,虽然从距离上讲聊胜于无,但还是感觉安全点。

陈岩按捺着脾气,“你少喝点酒,早点把她送回去。”

“你管我喝多少呢?我也管不了你啊。”

“你能不能有点责任心?”陈岩见她这么讲话,她自己喝得半醉,还带着一个不会喝酒的人,冷了面孔,“陈婧,送她回去。”

“你谁啊,管得了她吗?”

搞得她带着许嘉茗误入歧途似的,就算陈婧看出她哥这是真生气了,但对他这么严肃地下达命令感到不爽,甚至起了逆反心理。

陈婧忽然就站起了身,走到了许嘉茗身边紧挨着她坐下,让她入了镜,“你自己跟她讲,别来吩咐我。”

许嘉茗不想听到陈婧的隐私,她低了头刷手机,夜店里灯光昏暗,直到陈婧坐在她旁边,她才反应过来。

许嘉茗刚抬头,就猝不及防地看到了屏幕中的人,他正在抽烟。指间夹着烟,吸烟时微皱了眉,等看到她时,他正吐出烟雾。他发现她时,一时愣住了,拿着烟的手有些不自然地放下。可他依旧在看着她,没有讲一句话。

许嘉茗也没有讲话,她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他跟她讲的最后一句话是路上小心,从那以后,他就再没有联系过她。她飞来纽约时,在温哥华的机场里,她想到的是他的那句嘱咐。

陈婧见这两人谁也不说话,没趣地拿开了手机,许嘉茗在旁边,她也不好意思再跟她哥吵架,“嘉茗朋友跟着一起来的,又不是只有我们俩女生,你别担心了。”

她在一旁,陈岩没有多问什么,嘱咐了句早点回去后,就挂了电话。

陈婧放下手机后,意识到刚才的动作有些突兀,赶忙对许嘉茗解释,“我哥以为你是被我逼过来的,让我立刻送你回家,还在骂我呢。嘉茗,你不会怪我吧?”

见她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许嘉茗否认了,“没有,你不要多想了,我坐在这挺放松的。”

“是吧!”陈婧笑了,“这才是年轻人该来的地儿。我哥有病的,搞得我把你带进火坑似的。”

许嘉茗不知该怎么接她的话,不知是她这人心大,能无视这种尴尬的关系,还是自己停留在了原地,不论是当事人,还是旁观者,都已经veon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攻略了渣前任心中白月光

我攻略了渣前任心中白月光

时酌
苏雯雯死在了末日里。她为了帮女友脱离丧尸的包围,用弱小的身躯竖起一道墙壁,可女友却把另外一个女人视若珍宝护着。逃走时,未曾回头看她半眼。重生后。苏雯雯第一时间选择分手,成全前任和白月......
言情连载26万字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摘星怪
一觉醒来,薄岁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耽美灵异文中。这本书中主角攻是特殊事件管理局挂名大佬,主角受是天师世家继承人。而他,只是一个和主角攻受住在同一栋楼中的咸鱼炮灰。好在咸鱼很安全,薄岁松了口气。然而直到某天夜里,薄岁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安全。他的头发不受控制的生长,半夜之时总是充满爱怜的环绕着他,眼睛在看着镜子时变成了异色,好像瞳孔之外还有另一副颜色。薄岁隐隐发现自己好像觉醒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东
言情全本81万字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卷寒酥
文案:洛安重生了,但他重生的姿势好像有点问题,入眼是黑乎乎的小房间,身体也变得有些奇怪……他摸摸头顶,有一对小角,再探探身后,又有一条尾巴。重生大概率不是人的洛安深吸一口气:有没有人啊——“嗷嗷嗷嗷嗷——”“……?”我敲这是什么种族的高深外语??为了弄清楚自己的现状,洛安试图暴力拆除小黑屋,好在这个房间看起来黑,实则墙面薄脆,一踹就晃。但他还没高兴几秒,就透过一道缝隙看见了一群围坐在一起的巨人……
言情全本58万字
柠檬汽水糖

柠檬汽水糖

苏拾五
高中时,周安然做过第二大胆的事,就是在陈洛白看上去很不高兴的那天,偷偷在他课桌里塞了两颗柠檬汽水糖。彼时他是受尽追捧的天之骄子。她是他连名字都记不住的普通同学。后来大学再遇,周安然这种拼了命才考进顶尖学府的人,混在一众学神中,依旧不算太起眼,而陈洛白却一进校就又瞬间成为风云人物。周安然以为和他不会再有交集,可某次选修课上,陈洛白却往她课桌里放了两颗一模一样的柠檬汽水糖。“你吃过这种糖吗?”他像是随
言情连载65万字
倾世盛宠:殿下要听话

倾世盛宠:殿下要听话

三三得久
她是特工出身的警界卧底,闯龙潭入虎穴,一着不慎,命丧黄泉。她是将军府最尊贵的嫡女,嚣张跋扈,纨绔不化,一场坠马变痴傻,饱受欺凌苦不堪言。死而复生,双眸清冽,风华无限。天下纷争,云波诡谲,风起云涌。恍然发现,她身处计中计,局中局,纷繁杂乱的世局里她避无可避。且看她纤纤身影,如何站在权势之巅,俯瞰苍生。
言情全本250万字
深陷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言情全本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