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冒菜中文网】地址:mcmaocai.top

砂田种瓜,并非天书奇谈。

姜青禾听过硒砂瓜的名号,却从来没有吃过。在后世也因为种下去的瓜会急剧消耗土壤的肥力,导致土壤退化而渐渐被禁种。

但在这里,却仍旧是稀罕物。

自从旱地铺砂保墒的方法出来后,沙地里铺上石片砂,细绵砂,浇水下雨后土壤的水分不会被晒干。

所以大伙就在沙地里种庄稼、种瓜。

而这片旱砂地白天能热得人一魂出窍,二魂升天,像在火堆里翻面烤。

虎妮踩着日头到山半腰的点到的,砂田里的热气直扑人脸上,蔓蔓跳脚,她喊,“烫,脚要焦了。”

虎妮一把抄起她放在板车上,而姜青禾环顾着这片砂田。沾着黄灰的绿皮西瓜窝在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上,甚至都见不到下头的土壤。

偏偏西瓜长得又圆又长,也没见缩水太多,属实罕见。

“虎妮,来看瓜呐,”晒得黑瘦的瓜把式从旁边窄小的窝棚里出来,带着顶草帽,穿着看不出颜色的缠腰子。

虎妮喊道:“对咧三舅,带俺姐和孩子上恁这打秋风来哩。”

她让小草喊:“三舅爷”,小草细声细气的喊了句。

虎妮半点不客气,“恁给俺们弄的哈蟆眼尝尝呗。”

又冲姜青禾说:“这是俺亲三舅,可着吃。”

三舅又笑又恼,“你这憨丫头。”

他从砂田里的干瓜秧圈里,挑出个褐黑皮的西瓜。

虎妮瞅到说:“俺舅这回出血本了。”

寻常点的瓜底下就垫几块石头,那些一看就水灵,能卖上好价钱的瓜,都得做几个干瓜秧圈给围起来,不叫风给吹跑了。

三舅抱着个大瓜回来,本来想一拳砸开的,想想还是摸了把刀出来,擦了下几刀切开。

坏瓤、中间糠心都没有,西瓜皮薄个头大,果肉红彤彤的,脆生生的,熟透的瓜才是沙瓤。

三叔切了两大块递给蔓蔓和小草,他憨憨笑着,“娃吃,保甜。”

姜青禾都有点忘记,在酷夏吹着凉风,炫半个冰西瓜是什么感受了。

这里也是酷夏,但没有凉风,穿田而过的风都带着热气,连西瓜也是温的。

蔓蔓埋头啃了一大口,甜脆的果肉进了嘴,汁水充盈在舌尖,她嘴唇旁边还沾着籽粒,好奇问道:“哪里有哈蟆,是吃了要说呱呱话吗?”

三舅大笑,“诺,在这哩。”

他指指瓜瓤上的籽粒,红褐色,两边都还有个小黑点,可不就像哈蟆那双眼,叫癞呱子眼就不好听,镇里人嫌俗。

就把这瓜叫哈蟆眼,别听名字难听了些,可这是瓜里最甜,最脆的,沙瓤抿着也不逊色。

还有白瓤的瓜,叫雪里红,也是照里头的籽取名,籽是红色的,长在白瓤上可不就雪中一点红。

三舅讲起这些头头是道,“俺还吃过镇里的黑将军,那皮是花白的,籽特黑,也甜得紧,就是太沙了。”

“也有那黑皮的,名却叫白娘子。咋的,那籽是白的,可惜俺这地里种不出来,都外来的瓜种,挑地得很。”

伺候这点瓜可磨人了,得日夜守在瓜田里,夜里困得没法子就熬一砂壶罐罐茶,炕几片馍馍吃。

蠓子咬得人睡不成觉,还能听见野狼沟那群绿眼狼的嚎叫声。而且这地白天热得脱一层皮,夜里却要烧牛羊粪取暖。

但三舅黝黑干巴的脸上都是笑,“等瓜贩子来把瓜收了,俺就回去伺候庄稼。”

庄稼汉闲不住的,都是丢下耙儿捞扫把的性子。

蔓蔓吃得满嘴都是西瓜汁,她含糊不清地说:“买,娘买一个。”

“给爹吃。”

徐祯去给石木匠打下手了,天不亮出门,摸黑才回来。

三舅听了连忙摆手,“娃要吃,拿几个,别外道了。”

虎妮帮腔,“沾着亲哩,拿几个走呗,别跟俺三舅客气,他可是瓜大户。”

说完挨了三舅一掌,真憨嘞。

蔓蔓嘻嘻笑,小草就缩脖子,她还是很害怕别人动手。

虎妮给三舅留了两块砖茶,让他少熬点罐罐茶,人又黑了,三舅白她一眼。

姜青禾还有点奶渣奶干,给了三舅一大袋,三舅乐呵呵给装了三四个瓜,还冲虎妮说:“你瞧瞧人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眠春山(种田)》转载请注明来源:冒菜中文网mcmaocai.top,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诡秘医生

诡秘医生

敲门我都应
“陈医生,我好像是得了精神分裂,要不就是闹鬼了。”“每天洗头的时候,我都感觉有人在旁边看着我。”陈楼看了眼骑在病人脖子上的那道诡异的人影,然后对患者温柔的安慰道:“要相信科学,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吃药,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其他连载7万字
貌美又糊涂的前妻

貌美又糊涂的前妻

风渐
【暂时不能日更】三年前,侯府备受宠爱的独女鱼徽玉韶华早婚下嫁给沈朝珏。沈家门楣清白,后人皆是谢庭兰玉。沈朝珏祖上本是重臣,祖父过于正直被陷害,沦落到小门户。旁人都笑话鱼徽玉下嫁......
其他连载3万字
疯批神明怀里的大佬他茶香四溢

疯批神明怀里的大佬他茶香四溢

商不予卿
【疯批绝美霸气神明X病娇绿茶卑微大佬+女攻双洁现言】商卿,游走于三千世界的神明。明明是神,却喜凌虐人心,性格懒散乖戾,清冷凉薄。对于世人纷扰之事,也凭着她的喜恶来断。与其说是神明,倒像是个恶劣的魔。后来她遇到个黑切黑。非快穿非虐文,后期女宠男超甜第一次见面。她:“你的心可以给我吗?”这颗心脏是她的,遗失万年了。他:“不能”第二次见面。她又问:“你的心可以给我吗?”等他死了她就把心拿回来。他笑着说:
其他连载8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